【巴金森新希望】深層腦部刺激術(DBS)可改善哪些非運動功能?

專訪/臺大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 戴春暉 文/趙瑜玲

自從深腦刺激術(DBS)被證實對巴金森病的動作障礙症狀有明顯改善效果,DBS即成為面臨藥物治療瓶頸的巴友所仰賴的治療新選擇。

然而,動作障礙並非巴金森病的唯一症狀,隨著病程的演進,也會伴隨著出現其他非動作障礙的問題。那麼,DBS是否也能同時解決這些問題?對大腦視丘下核或其他部位施以電擊治療,究竟會產生哪些影響?

根據過去接受DBS治療的病人術後反應觀之,DBS除了明顯改善動作障礙,效果有如神助之外,其他的影響有正面也有負面,大致包括精神狀況、認知功能、自律神經及感覺症狀幾個部分。

.png
圖/《巴金森之友》提供

對精神狀態的影響

一、衝動控制障礙獲得改善

巴金森病人在接受藥物治療後,有時會出現衝動控制障礙(impulsecontraldisorder,ICD)的副作用,病人可能對某些衝動行為無法控制,產生許多困擾,包括:病態性的嗜賭(無法克制地不斷下注)、強迫性的行為(punding,執迷於某件事,如:蒐集癖)或重複性的行為(不斷重複某件事,如:不停洗手、不停寫字,不做就不舒服)、性需求異常增加等。這類的病人在接受DBS之後,其ICD的情形都明顯減少甚至消失;這可能與DBS治療後左多巴藥物減量,副作用也跟著降低有關。

二、多巴胺類藥物成癮症獲得改善

由於多巴胺屬於一種精神刺激慰藉劑,服用多巴胺的病人有些會出現多巴胺成癮症(DopamimeDysregulationSyndrome),導致自行私下增加服用量,讓自己處在亢奮的狀態;甚至隨時都渴望再吃。接受DBS治療後,這些狀況即會改善甚至消失。

三、DBS與憂鬱症

巴金森病人罹患憂鬱症的比例比一般人高,統計數據雖因憂鬱症的認定標準不一而莫衷一是,但目前較為可信的比例數據約為17%左右。巴金森病人接受過STNDBS(針對視丘下核進行的深腦刺激)後,罹患憂鬱症的比例稍高,目前的研究顯示約為25%。

究其原因,也許是DBS的某些副作用(如:頭暈、痠麻感)讓病人不舒服以致影響心情;或因術後左多巴藥物減量導致沮喪,都可能影響DBS術後的精神狀態。另一種可能則是,由於DBS電擊的部位─視丘下核(STN)大小只有6mm,且細分為三部分,分別掌管運動、情緒與認知功能;而深入其中的治療電極約為1.27mm,治療時的電流萬一滲透到運動功能以外的部位,即可能會對非運動功能產生影響。

這些情形,可調整左多巴藥物減量的過程,不要驟減太快,加以改善;另外,盡可能提高DBS治療位置的精準度,也會有所幫助;必要時輔以改善情緒的藥物,即能解決。

對認知功能的影響

在大腦的認知功能中,「執行功能」是巴金森病人比較容易出現問題的部分。DBS對於病人的「執行功能」有顯著的改善效果。

例如:41%的病患家屬覺得病人的思考及表達速度比較緩慢;接受DBS治療後,只剩7%的家屬仍然覺得如此。然而,在其他面向的認知功能,卻也可能出現負面影響。

對自律神經的影響

巴金森病人常因為自律神經功能異常,而產生腸胃不適、排尿控制不良等問題;或是因為左多巴副作用,導致姿勢性低血壓;左多巴藥效不足時,則出現盜汗現象。

目前的研究報告顯示,接受DBS治療後,有87%的病人盜汗情形獲得改善;姿勢性低血壓也因為左多巴藥物減量而較少發生。DBS使病人自律神經失調問題得以改善,可能是因為其進行電刺激的位置十分靠近下行交感神經纖維的關係。

至於DBS是否對腸胃、排尿、便秘等問題有幫助,目前還在研究中。

對感覺症狀之影響

巴金森病人疼痛與感覺異常的症狀,往往伴隨著藥效波動出現,特別是疼痛,通常跟藥效不足時肌張力不全有關。已有研究報告指出,DBS治療對於改善肌張力不全所引起的疼痛很有幫助。

至於對巴金森常見的倦怠症狀的改善,DBS的幫助比較有限。

探索中的DBS新療效

20多年來,DBS已幫助了無數巴金森病人改善其運動障礙的問題。研究更發現,DBS對病人的某些非運動症狀也有改善作用。

目前科學家除了繼續研究以現有的DBS技術,治療巴金森病人在非運動功能方面無法以左多巴藥物治療的症狀,同時也在嘗試新的刺激點,尋求更好的療效。至於某些無法以DBS解決的非運動症狀,也許能以多巴胺或其它藥物加以改善,也是科學家正積極研究的課題。

深腦刺激術(DBS)對巴金森病人的動作障礙改善效果極為明顯,但是對非運動功能則可能產生某些正面或負面的影響。了解這些影響,再斟酌是否接受DBS治療時可納入考量;對於已接受DBS的病人,也更能清楚病情轉變的原因。

本文原刊登於《巴金森之友》
分享